歡迎您進入網勢科技官方網站!
創業新聞
服務熱線:024-88881388
創業新聞

news
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網勢關注 > 創業新聞 >

互聯網創業就是走出那幾秒的混沌

  過去十年的互聯網史,在歷史長河里只相當于幾秒鐘。這十年里互聯網行業的歷史變遷,就是從那“幾秒的混沌”里走出來。——劉成城

  36氪創始人劉成城:互聯網創業就是走出那“幾秒的混沌”

  2015年7月12日,周日,北京發布了高溫黃色警報。當天23點,36氪創始人劉成城在接受了南方周末記者的專訪后,又趕往下一個目的地,盡管他已經哈欠連天。

  劉成城生于1988年,江蘇鹽城人。2005年,劉成城讀高二,天天看《IT經理世界》,那時候很多中國公司給微軟做軟件外包。劉成城覺得自己也能干這事。

  后來,他考上北京郵電大學的編程專業。大學期間,他跟幾個朋友一起辦了個團購網站,但自己很快退出,這個網站現在已關張。

  本科畢業后,劉成城不想找個普通的工作,于是進入中科院讀研。那時候大數據很熱,他選擇將數據挖掘當作研究方向。

  讀研時,劉成城就在2010年成立了36氪,一開始是個科技資訊媒體,目前有線上融資平臺36氪融資、線下孵化器氪空間及36氪媒體三大業務,公司有230多人。劉成城說他要做的是中國創新創業的基礎設施平臺,讓他的服務像水電煤一樣提供給創業者。

  目前有26401家創業公司在36氪平臺上,其中2133家正在通過36氪融資。36氪是目前創投圈公認的幾個主流創業平臺之一。

  不靠媒體業務賺錢

  我把這件事當做社會價值來做,做出了社會價值,就不愁沒有商業價值。

  為什么想到要做36氪?我一直愛看科技報道,于是弄了兩個網站,一個個人博客,介紹科研前沿信息,比如往電池里加細菌的話,電池的壽命增強了。還有一些關于移動互聯網的內容,比如介紹一些好玩的APP。

  后來九合資本的創始人投資了我,他是我在北郵的師兄。有人給錢,為什么不試試,于是就創業了。先從我們的讀者里招人,來了三個。一開始的定位是做成一個科技創業者的一站式資訊平臺,后來變成科技創業者的一站式服務平臺。

  很多創業類的雜志,比我們的歷史要悠久,但我們之所以能做出來,是因為我們一開始就定位在新媒體,很多創業雜志都是傳統媒體的思路。他們報道的公司往往是已經成長起來的公司,而我們一開始關注的對象是那些剛開始啟動創業的公司。另外我們以量取勝。去年我們媒體業務這塊刊發了八千多條稿子,其中八成的報道對象反饋說我們給他們帶去了巨大流量。我們對于創業公司的背書能力很強。但我們不刊發軟文,有少量硬廣,不靠媒體業務賺錢。

  做媒體的時候,我們發現有創業者不知道怎么去開辦一個公司,知道的話也沒錢,沒地方辦公,招不到員工。我們了解這種痛點。

  所以我們就做了一個叫做氪空間的孵化器,這個是完全免費的。現在大部分孵化器都是通過房租賺錢,或者要求在創業者公司里占據一定的股份,大多是要求1%。但我們什么都不要,我們的目的是跟創業者強綁定。我把這件事當做社會價值來做,做出了社會價值,就不愁沒有商業價值。很多公司進入到孵化器的時候,只有一個人,出去的時候,已經招到了二十多個人。

  后來我們發現很多創業者有融資的需求,于是我們就通過個人的關系,給他們引薦一些投資人,但我們個人的資源畢竟有限,于是就搭建了一個融資平臺,讓創業者和投資人在那里對接。很多投資人也找到我們,讓我們介紹項目。我們相當于投資機構的上游,是項目供給方。我們根據不同公司所處階段和選擇服務不同去收取一定的費用,但不高。

  今年6月15日我們又推出了股權眾籌平臺,邁入互聯網金融大門。好的項目不缺錢,重要的是你拿誰的錢,很多創業者需要的是資源。現在股權眾籌的上限是200個投資人,選擇這個方式拿錢,不僅獲得了200個非常優質的用戶,而且獲得了他們背后的資源支持。

  這塊我們是收費的。股權眾籌平臺在項目招募成功,線下交割手續完成后,我們會收取融資方融資額5%的手續費,且可以選擇以傭金對項目方進行入股,5%為業內平均收取標準。

  我們曾身處“混沌”

  你最先想的問題一定是你在哪里,而不是你要去哪里。這就是幾秒內的迷茫和混沌。

  互聯網技術大規模民用是在2000年左右,一直到2007年才出現了蘋果這樣的智能手機。你感覺時間很長,但其實放大到1000年的維度來看的話,互聯網的民用和蘋果手機的出現,可能就是在同一時間,那六年的時間,在歷史的千年時間長河里,就相當于幾秒種。

  而2000年到2006年的那幾秒里,我們討論了很多互聯網所謂的問題,比如博客的商業模式,甚至當時有人討論過要不要向用戶收費。這些問題今天看來很幼稚,但在當時大家覺得是真問題,因為大家都處在“那幾秒的混沌中”。

  這種混沌的狀態,就相當于突然有一天,把你的眼睛蒙上,扔到一個未知的星球,你睜開眼睛的第一反應只能是看到光或者黑暗。你最先想的問題一定是你在哪里,而不是你要去哪里。這就是幾秒內的迷茫和混沌。

  現在進入互聯網時代,互聯網對社會的變量越來越多。現在大街上到處都是攝像頭。可能五年后這些攝像頭就是科幻片里的一個天眼系統,任何人都躲不過這個系統的追蹤。

  但關鍵是如何讓互聯網這個變量,融入到社會規則里,催生一個新的道德體系。怎么做,不知道。我們處在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的“那幾秒的混沌里”。

  未來衡量價值的體系一定會改變

  以后的人就分成兩種,一種是秒內的,一種是秒外的。活在秒內的人,就像是小蟲,能想到的事情很有限。

  走出混沌之后的生存場景難以描述。我只能說,互聯網顛覆傳統行業,就是重組傳統行業的利潤結構。比如我們36氪,是消除投資人和創業者之間的各種層級。滴滴是消除車和人之間的各種層級。

  每個細分行業的成本結構都在被互聯網模式重組,中間層正在逐步消失。一些互聯網公司為了在打掉這些中間層之后鞏固自己的地位,就通過讓自己的利潤趨于零來設立門檻,比如亞馬遜。

  在農業社會,自給自足;在商品經濟時代,大家是賺取利潤,這是商業的本質。但在未來,99%的GDP將是信息交換,信息交換沒有利潤,沒有成本,信息對人來說不需要制造,這是人類自帶的設備,人類天生就能生成、傳輸和處理信息。

  所以未來衡量價值的體系一定會改變,現在是用貨幣在分發商品,但在信息時代,信息的分發不再需要通過貨幣。貨幣可能就消失了。

  我們要尋找那幾秒種里要發生的變化規律。但真正的規律往往要等這幾秒過去后,才能被我們總結出來。

  很多東西都在往目標原點慢慢挪。但如果你沒看到原點,你就會認為這是對現在我們生活體系的顛覆和破壞。就好比我帶你走一條路,路的盡頭是城市。但你不愿意離開你的小木屋,你習慣了生活在小木屋里。你處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那幾秒里。在這幾秒里的博弈會非常激烈。

  現在很多活在那幾秒里的人,成為了改革的阻力。以后的人就分成兩種,一種是秒內的,一種是秒外的。活在秒內的人,就像是小蟲,能想到的事情很有限。

  公司也將分成好幾類,第一類是按照規則辦事的普通公司,比如小餐廳;第二類是在規則內,但懂得利用規則的公司。比如新東方,研究出題規則;最牛的是第三類公司,他們在改變規則。比如滴滴和Uber,改變了出租車行業。這些公司真正在推動人類社會的進步。而第三類公司往往又是從第二類公司里演化出來的。

  我們也算是第三類公司。我們在改變這個行業的規則。最早我們做媒體的時候去融資,有的投資過媒體的機構看不上我們,他們按照傳統的評價標準來看待我們,自然覺得我們沒有傳統報業發展得好。他們的語氣是,你們還是小屁孩,回去歇著吧。

  后來我們做融資平臺,一些保守的VC,認為我們顛覆不了這個行業,就像以前電商剛出來的時候,大家認為上網買衣服說沒法試穿,覺得電商沒前途。他們都是在秒內的人。

  我們做股權眾籌的時候,遇到的問題更多。很多人說,我有自己的項目為什么要拿到你那去跟別人分享呢,我自己的錢就能投資這個項目。很多人以前覺得,只有朋友推薦的項目才是靠譜的,但朋友往往坑你。

  你要去改變規則,或者要去建立未來的規則的時候,你的合作伙伴,甚至你的家人都不會認同。我當時剛創業的時候,家人以為我是在網上騙人的。那時候央視天天播放網絡詐騙的新聞。

  抓住互聯網紅利

  創業的政策太多了,孵化器嚴重過剩。但是該給的牌照又沒有給。

  改變規則需要兩個前提,一是知道未來的規則是什么,二是有能力去改變這些規則。

  樂觀、皮實和經得起折騰,這是現代創業者必備的素質。太敏感的創業者不好,小氣的創業者也不好,太追求完美的創業者更不好。

  我們這撥人相對70后,更從容一點,物質水平更好一點。現在不是投機倒把時代的創業,創業需要走很久長遠,沒有長期的物質保障可能壓力比較大,衣食無憂的人最適合創業。

  以后的創業者會越來越純粹。現在的創業者不用拼爹,要拼顏值。我爸爸是做鋁材生意的,小生意。我媽媽和爺爺奶奶都是老師。我爺爺是我初中時的校長。

  我覺得創業者一定要有一個打不死的小強的心態,而且不能得瑟。找創業團隊,一定要看長遠,要基于找人生伙伴的目的去找,我愿意跟這些人合作一輩子。應該用人性來控制公司,你找到的合伙人要認可你的理念。

  融資,要在最好融資的時候融資,而不是在最需要錢的時候融資。你在線下融資,不知道投資人是好是壞。你去跟投資人談判,如何定估值,我們平臺都可以幫忙。

  創業者經常走的彎路是,融資的時候把估值抬太高,錯誤判斷當前形勢,比如不好的時候招了好多人,好的時候沒招人,不會用人,不會招牛人,不會把不合適的人及時請走。

  這批創業潮靠的是互聯網紅利。而且這個紅利前所未有地大。

  最早一批創業者以柳傳志為代表,主要是做硬件,夢想是世界500強。第二批創業者以金山的求伯君為代表,但很遺憾沒有刷出什么存在感。第三批是李彥宏和張朝陽等人,他們大多是海歸,比較早接觸了互聯網,他們的視野高于當時中國社會最高水平。第四撥以周鴻祎為代表,是納斯達克和創業板的一批人。第五撥是陌陌為代表的移動互聯網創業者。我們36氪應該是第六代創業者,前幾撥創業者是混沌狀態開始的那幾秒,我們這批是混沌快結束的那幾秒。

  現在的問題是,創業的政策太多了,孵化器嚴重過剩。有一大批騙錢的孵化器,把閑置的場地,弄個牌照就成了孵化器,實際上沒有項目入駐,只是圈走了政府的資源。

  但是該給的牌照又沒有給。比如眾籌這塊,我們希望盡早開放公募股權眾籌平臺的牌照。現在只有幾家公司拿到了牌照。
Copyright ? 2017沈陽網勢科技有限公司,專業從事企業網站建設、網站優化、網站推廣等,聯系電話:024-88881388。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遼ICP備13011422號-4     網站建設:網勢科技    網站XML地圖
網站首頁 一鍵電話
(^ω^)MG飞龙在天app 香港透码办事处 秒速飞艇开奖盛世直播 新乐平台官方网站-点击进入 欧洲杯专家分析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一定牛 vs让分胜负战绩走势 苹果手机4捕鸟达人 山西快乐十分彩票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彩时间表-首页 3d直选专家精准预测软件 澳洲幸运10官网查询 ag捕鱼王2技术打法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 莱特币矿机一天能挖多少 老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 一 Welcome